楠煜

【白鹊】醉酒

ooc和bug
文笔渣的不忍直视

扁鹊第一次见到李白是在自己药店的槐树下,李白在酒缸旁打着盹,扁鹊黑着脸踹了一脚李白,李白模糊着眼睛爬起来掸了掸身上的土,“在下李白,有何贵干?”扁鹊心说您这醒的这么快太假了好吗。
扁鹊默默指了指旁边的酒坛子,李白瞬间明白了什么,“哦,这酒是您酿的啊!嗯,这酒清甜柔和,入口绵长,堪称汾酒中的极品了。”扁鹊一脸冷漠,“那是芈月皇后赐给我的,一坛可值万金,既然你喝了,酒钱拿来吧。”李白挠了挠略乱的棕发,露出一个可以迷倒万千少女的笑容,“还不知您的名讳?今日这账您先记上,改日再倍加偿还可好?”扁鹊一声冷笑,“江湖上素来传闻青连剑仙李白嗜酒如命,却欠了一屁股债至今未还,你觉得我会信你?”
李白干笑两声,“青白肤色,紫色长巾,想必就是神医扁鹊吧,小医生这债李某记下了,改日必将奉还。”说完捡起地上的酒葫芦和剑一个将进酒离开了。扁鹊愣了几秒,叹了口气收拾李白留下的烂摊子,青连剑仙李太白素来守信是人尽皆知的,就信这一回算了。

【魏叶】

魏叶
黑暗向
感觉全程ooc【捂脸】
  最近几天一直没见叶修,陈果有点担心“诶你们说叶修跑哪去了,虽然是夏休期但是他每次都呆在网吧里或者上林苑呆着,也没见他去哪过啊。”苏沐橙从电视剧和零食中抬起了头,“可能是回家了吧。”
  “哦,也对,叶修都那么大了,家里是也该催催让他赶紧结婚了。”陈果不知怎么就是不放心,右眼皮一直在跳。“这家伙,不知道又跑哪偷懒去了。”魏琛暂时放下工会中的事情,偏过头说——魏琛自从退役之后就一直在做工会的事情。问他有一千八百万在手怎么还不走的时候,“老夫愿意。”魏琛如是所说。
  一个星期过去。
  两个星期过去。
  三个星期过去。
  “我去!叶修怎么还不回来!”陈果不淡定了。“又没个手机联系,QQ也不上,游戏也不玩,这么久都没回来!他想死啊!”“不会是,走了吧。”一直沉默的莫凡难得插话。
  “......”陈果仔细的思考了一下这种可能,虽说退役了,但是叶修还在兴欣做技术指导,尽管家里不缺钱,但凭着对游戏的热爱,始终坚持在第一线,经常抢个boss什么的,这样突然的走了,不科学啊?
  魏琛摸了摸手中的钥匙链挂件,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装上的。
  “老夫出去一下。”魏琛对着屋子里的众人打了个招呼,回到了他和叶修住的房间里。
  “老叶啊,”他抚摸着手中的挂链,“没有你的房间,还有点不习惯呢,不过现在我把你随身带在我的身边,就是一个小玩偶,喜欢么?”
  抚摸着与你有关的每一样物品,你穿过的每一件衬衫,睡过的床铺,都有着我的记忆。
  白色的床单,变成了鲜血凝固的暗红色,有点发黑。魏琛躺在床上,深吸了一口气,“你血液的味道,真是好呢。”
  魏琛从脖子里摸出一串项链,莹白的颜色,仿佛在发光一般,“我有没有跟你说过?你的手,特别好看,现在,我每一刻都把它带在身边,再也不离开。”
  不知何时,在他们的屋子里,突然多出许多东西,两颗黑色的眼球纪念品,一个颅骨烟灰缸,一些白色的不知名粉末——魏琛每晚都泡一些喝,说是很好喝。还有一个据说是融了指甲做成的爱心——兴欣上下都被这个恶心到了,那时魏琛特别得瑟得笑了笑“老夫喜欢就够了。”
  不知为什么,魏琛开始在厨房里做烤肉,还不许别人吃,兴欣表示“有钱了不起啊。”
  想起这些,他笑了笑。